市場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各地新聞 > 正文

看漲!人民幣匯率飆漲逾800點 儲備屬性節節攀升

2020-10-10 10:57:41   21世紀經濟報道
  9月以來人民幣之所以“無視”美元回升而持續上漲,一個重要因素是歐美疫情卷土重來導致經濟復蘇進程波折加大,相比而言中國經濟持續好轉,驅動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將更多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
 
  節后首個交易日,人民幣匯率迎來一輪凌厲上漲行情。
 
  截至10月9日19時,境內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Y)觸及6.7038,較前一個交易日大漲872個基點,盤中一度觸及去年4月以來最高點6.7037;境外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H)則觸及6.6924,成功收復6.7整數關口。
 
  多位境內銀行外匯交易員指出,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之所以飆漲,一方面是補漲需要,整個節假日期間,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跳漲約600個基點,觸發在岸人民幣匯率跟隨上漲,另一方面當前金融市場看漲人民幣情緒驟然升溫,尤其在美國新一輪財政刺激計劃遲遲未能落地、歐美疫情卷土重來的情況下,大量投資機構紛紛涌入人民幣資產避險,推高了人民幣需求。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盡管9月以來美元指數從年內低點91.75回升至93.36,但同期境內外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跌反漲,漲幅反而超過1000個基點。這背后,是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正將更多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
 
  IMF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二季度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占比,較一季度的2.02%漲至2.045%,達到2304億美元,創下2016年第四季度IMF報告該數據以來的新高。
 
  “隨著三季度在岸人民幣匯率創下過去12年以來單季最大漲幅3.8%,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的比重還將水漲船高。”Academy Securities宏觀策略主管Peter Tchir指出。尤其在富時羅素宣布將中國國債納入世界政府債券指數后,大量跟蹤富時羅素世界政府債券指數的被動投資型機構正直接使用人民幣配置中國國債,不像以往采取美元作為結算貨幣(先將美元兌換成人民幣再投資中國國債,資金撤離時再將人民幣換回美元結算收益),無形間進一步提升人民幣需求與上漲動能。
 
  摩根士丹利發布報告認為,隨著中國金融市場持續開放、跨境資本市場不斷融合與人民幣跨境交易比例上升,到2030年人民幣占全球外匯儲備資產的比重將達到5%-10%,超過日元與英鎊,成為第三大儲備貨幣。
 
  “當然,這需要相關部門穩步推進資本項放開,令人民幣實現自由兌換與匯率自由波動。”一位美國宏觀經濟型對沖基金經理指出。
 
  看漲人民幣情緒高漲
 
  9月以來人民幣之所以“無視”美元回升而持續上漲,一個重要因素是歐美疫情卷土重來導致經濟復蘇進程波折加大,相比而言中國經濟持續好轉,驅動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將更多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
 
  “9月起,不少海外資管機構都一改以往將美元作為人民幣資產配置結算貨幣的做法,轉而直接用人民幣買入中國國債A股。”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向記者透露。以往,他們的人民幣投資組合里,用人民幣直接投資結算的占比不到10%,其余均用美元結算;但在8月美聯儲釋放長期維持極低利率信號導致美元中長期下跌壓力增強后,他們將人民幣直接投資結算的比重提高至約25%。
 
  “甚至一些風格激進的對沖基金一面押注美元指數在明年跌至88一線,一面將人民幣投資組合里人民幣直接投資結算的占比提高至35%以上。”他告訴記者。究其原因,一方面是這些對沖基金擔心美國大選不確定性會導致經濟政策波動巨大,加之疫情反復令美國經濟復蘇進程波折不斷,進而導致美元指數下跌,另一方面他們認為后疫情時期中國經濟持續好轉,將令更多海外資本加倉人民幣資產,因此提前增加人民幣儲備將坐收可觀的匯率升值收益。
 
  目前,華爾街不少對沖基金押注2021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樞波動區間有望達到6.3-6.5之間,因此都在旗下新興市場投資基金里大舉增加人民幣儲備與直接投資結算比重,推動市場人民幣匯率看漲情緒持續高漲,觸發節后首個交易日人民幣匯率繼續飆漲。
 
  “事實上,部分對沖基金還找到了新的套利操作手法。”上述美國宏觀經濟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具體而言,這些對沖基金利用美元極低拆借利率,先大量借入美元頭寸,再兌換成人民幣作為直接投資結算貨幣加倉人民幣債券股票,如此既能收獲約250個基點的中美利差回報,又能借著人民幣持續升值獲得不菲的匯兌收益。其中,不少對沖基金在增加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比重同時,還買入執行價格在6.3-6.35、期限6-9個月的人民幣遠期期權,押注人民幣持續升值。
 
  一位美國投行人士透露,不只是海外投資機構,近期海外央行與主權財富基金鑒于美元持續走低與美國經濟復蘇不確定性增加,也在悄悄將更多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無形間進一步提振人民幣需求與漲幅。
 
  與此同時,不少海外企業也對人民幣青睞有加。
 
  一家股份制銀行跨境業務部主管向記者透露,9月以來不少境外企業都選擇加大人民幣作為跨境貿易結算貨幣的比重,因為他們擔心持有大量美元會遭遇匯兌損失,反而拿著擁有中長期升值前景的人民幣更加安全。
 
  推動人民幣“變身”儲備貨幣
 
  人民幣在全球貨幣儲備的比重若要“更上一層樓”,光靠匯率升值是不夠的。
 
  多位歐美國家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感慨說,目前眾多海外投資機構都有意將更多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也看好人民幣中長期穩步升值前景,但由于人民幣尚未“完全自由兌換”,對他們加倉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構成一定“制約”。
 
  具體而言,這些海外投資機構內部規定,其持有的重要儲備貨幣必須屬于自由兌換貨幣,其中包括匯率盡可能自由浮動、貨幣實現自由兌換、資金跨境流動不受限制。
 
  “事實上,隨著中國金融市場持續對外開放,海外投資機構通過QFII/RQFII,債券通、陸股通等渠道參與人民幣資產投資交易時,基本都能實現匯率自主兌換、跨境流動不受障礙。”一位已涉足人民幣資產配置的海外資管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告訴記者。由于此前相關部門出臺的一些資金跨境流動政策均提到“根據形勢實施宏觀審慎管理”,令一些海外投資機構擔心投資人民幣資產依然存在入境容易出境難等問題,導致他們不大敢大舉持有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證監會、中國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發布《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期貨投資管理辦法》(下稱《辦法》)不但在資金跨境流動相關規定方面刪除了“根據形勢實施宏觀審慎管理”等表述,還明確海外投資機構可以參與投資交易匯率、利率衍生品進行風險對沖。
 
  在這位亞太區首席代表看來,《辦法》對他們納入更多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有著不小的推動作用。以往,由于匯率、利率風險對沖衍生品工具較少,他們只能用美元作為結算貨幣參與人民幣資產配置,如今他們一面嘗試加大使用人民幣進行直接投資結算,一面尋找合適的衍生品進行匯率利率風險對沖,比如他們已嘗試循環買入3個月人民幣掉期交易鎖定匯兌收益的可操作性。
 
  “毫無疑問,若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將更多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勢必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加快與匯率中長期穩步上漲,反過來會吸引更多海外投資機構增加人民幣在儲備貨幣中的比重,進而形成良性循環。”他指出。目前很多投資機構都預期9月海外資本加倉人民幣債券的規模又將突破千億,帶動他們將更多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從而引發更強的看漲人民幣情緒。
責任編輯:張一男)
排列三快速中奖技巧